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中国国际书画网首页
 首  页  视频演播 中国国际书画网新闻中心 艺术新闻  收藏拍卖  书画动态 中国国际书画网资源中心 名家展馆  机构团体 书籍出版 学术论文 中国国际书画网交易中心 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书画网社区平台 博客空间
 艺术商城  书画展馆 评论前沿  展览赛事  精品赏析 理论史料  报刊杂志 书家名录 画廊专题 供求信息 永和论坛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名家展馆 > 书法家展馆 > 书籍出版

《林俊书法龙门阵》书法兵法·书法杂谈

时间:2013-07-26 09:23:07  来源:中国国际书画网  作者:林俊   
分享到:

          “流行书风”首先是建立的在大众的基础之上,只有大众认可,才能流行,能为当代书家青睐,正是对晚清书法观的继承与拓展。代表了我们这一代的技法观和东方思维观。书画作品格调的高低主要看境界。对于书家,当都懂了技法,有了功力,但最终还是看作品的格调,个人的爱好和书法功力对作品的格调起着重要作用。学古人的长处,不如发现自己的长处(气质)个人长处(气质)的发现,对艺术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

       一个书家要重视自己的长处(气质),但发现研究,发展自己长处缺一不可,而这种以长处为本质的发展论的大背景图,研究社会,准确地抓住大众的心理,大众的审美极为重要。 

       徐渭之作,笔墨淋漓,不可见踪迹,真书林之散圣也。

       大画家范曾说:“晚清二、三流书家也比现代书家强。”我以为当代书家多想去谋个位子,少研学术,技术不够深,造成随意性,娱乐性太多。
       我以为艺术总在不成熟中发展,如成熟为理论了,也就丧失了他的发展力。 
错误的重复不等于功力,这种错误犹如俄国沙皇对囚犯进行精神摧残,把一袋沙往返来回搬,如果书法没新思路,新方法,也就没进步了。

       理论和笔墨都应当随时代,如唐朝的理论所滋养的书法,显然拿到今天来已不合时宜了。

       思路绝定出路,如果思维方式不变,临创技法不变,就是天天二王《张迁》也只是一个书匠而已。

       刻印时,印刀有时当作刀用,但有时要当作锤子用(心里如此),这样才能刻出具有大气风范的印来。

       当今书坛追求趣味者太多,下笔只求花样,变形,而少厚重,雄奇的大精品,(不是尺幅大)。

       您要人承认你的艺术,最好的办法就是对他进行外攻的美学教育,打破其对美欣赏的贯性。

       只有功夫,没境界、格调,那是写字匠,是不入流的。

       《龙门二十品》弘一法师写得的形神兼备,圆笔静气。当代书家贾永民,破孙伯翔之藩篱。直入汉魏之室,似从《石门铭》得法,参之二十品章法。悟得魏笔真谛,是当代魏碑实力派书法家之一。

       搞书法最要紧的是研究东方思维。

       临帖要注意起笔,收笔的形态,这样才能形似。

       书法家如果没有哲学家的思维,画家的眼睛,诗人的心灵,他始终究是一个匠人,写字美工。

       石开说,世人谈书只论名气,不长眼球,大多靠耳朵鉴赏,如同矮人看戏,自己够不着,只好随声附和罢了。

       跋李永乾大篆,李先生习篆有年,笔走蛟龙,浑成而无懈笔,钦服题记。

       临帖不可能面面具到,关键抓住经典的重要环节,科学分析,强化训练。抛弃原有的贯性书写习惯,努力成为碑帖中作者——演员的角色,永远保持第一感觉好。

       书画相通,最通的就是书写性,这是中国画的最本质特征。

       临写古典作品要抓主要特征,看大体,以大处作眼,用画家的眼睛看碑帖。

       书法的起步很重要,第一步高,不染恶习,进步就快。行内人叫“第一口奶”。

       我觉得画家不懂书法,很难进入艺术的高境界,书画同源讲得很清楚了,书法从象形文字中分离出来,创作时又要有画意,又回到象形中去,书法的“写”给中国画注入了永不衰退的活力,使绘画精神内蕴丰富而增了 艺术的感染力。象北京有个老人说“笔墨等于零”是不入道的。

 ---《和庆阳书画同道交流谈话》 

       作书要顺乎自然,不可做作为奇,多观古人之成碑帖可悟此理。

       临碑帖就要把别人的知识快速地转化为自己的写字生产力。

       创作是临习的继续,是消化临习所得知识的过程,是评判临习是否合理的老师。

       学书光临,光写不行,还要研究。因为时间一长,自己对自己的作业带作一份感情看“不错”,其时,这时不是盲从古人,就是盲从自己,如果加以分析学习,就可多发掘古人的优点和方法,同进矫正自己的缺点和错误,不可不知。

       学当代书家最好打到他老家去“寻”源,学他学过的碑帖,有可能青出蓝而胜于蓝。

       中国书法以简练的线条成为东方最高艺术,越是简练的东西,精神内含越丰富,给人想象的空间越大。

       林语堂说:“不懂中国书法,就无法谈及中国艺术。”

       书法的吸引力太大了,毕加索都说:“要是我生在中国,首先是一位书法家,而不是画家。”李叔同出家后唯书法不舍,相伴至老。

       书法格调是第一,得清韵,高至高远。作品无韵,则无艺术感染力和生命力。

       不要误以为能拿毛笔在宣纸上写字就是书法。

       书法最终看格调,不是写技法而是写修养。

       画山水写生;是画对大自然的感受,一种自然和谐的节奏。是借物抒情,我称之为散文国画,国外没有不是国外什么都好,他科技进步,艺术未必能和中国比。

       现在许多画家写生,只带相机,不带速写本,但他把学习大自然的最宝贵过程省略了,因身在大自然,她给我们的空间,节奏、韵律,是到书房学不到的。

       书如佳酒不宜甜。

       现在好多歌手是在“说歌”“叫歌”“吼歌”没有抒情,没有情,不能打动人,而这情的表达,关键和书法一样,要有节奏、音律、虚实的密切融合,所以说,书法是凝固的音乐,音乐是无形的书法,看来诗歌和书法是相通的。

  ---《和大学生谈书法》

       人的欲望太高,理性太多,往往写不了好字,因为理多而法多,法而多而情少了,如何动人呢,只是看了一幅书法“架子”倒挺吓人的。

---《看国展和友人谈》

       现在国展有许多临写之作,点画美,不是高境界。象弘一的字到高境界,已经看不到法了。

      写字时“跟随着感觉走”,不要条条框框太多,要“得意忘形”这样才能得字外有字,字中有画的高境界。

      临《兰亭》、《圣教》等于书法的练习谱,是我中华审美共性的开始,没有共性,谈何个性。

       有些人牛皮风风,狂得不得了,但写字画画都小气,做样子吓人嘛!开放社会,胆小的人不多了,我看他们“下岗”为期不远。

  ---《谈书家人品》

       读帖,要分析这一流派,这一系统的相同点,和不同点,进步就快。

       学书只有心,有千本帖,手抚百种碑才能变,巧妇难做无米之炊嘛,心里头没东西怎么变呢!人都是有欲望的,到时你不变而自变,多读书, 是提高书法品位的唯一途径,这样才能演化出,不同的“书味”,生拙味,清丽味,散淡味,雄强味,丰润味等。

      黄宾虹是现代把“书画相通”讲得最好的画家,齐白石玩得最好。

      诗有诗眼,画有画眼,书也应当有书眼,一幅作品须先确定书眼,然后以此为中心重点,再分布,用笔,虚实关系的处理,方至不散,而精神乃出。

       我提倡书法速写,就是抓第一感觉,练捕捉能力,不能对临、摹写,太费时间,或许对创作一点用处都没有。
好的作品要有艺术个性,不是你把王右军的东西都搬过来,你就懂得传统,如果用古人的方法和技术,而不能表达自己的感受,你说难受不难受。

 ---《和同道谈书法》

       我们都长大了,不能再犯《小马过河》(小学学过的文章)的错误,什么都应亲自去试一试,不要在前人的被窝里睡觉,外面的风光多好。

  ---《和大学生谈艺》

       我喜欢韩羽和沈乐平的漫画,可以加强变形的美学修养。

       写字不能太文静,要有激情,象“川味辣”一点。看起来过瘾。

       八大山人长于笔,石涛长于墨,至予则长于水,多看画家字而去匠,去俗,用之得法乃出精神。

       纳天入怀是成为艺术家的关键,气掀墨海笔吞鲸,是创作的支柱,艺术家要人和、大气,大胆,花花肠子,入不了此道。

       民间书法,是书法家取之不尽的土壤,书法家要得到丰美的果,只有爱护它,播下良种。

       写全国展作品,整体感第一,不可小心翼翼,太碎,小气。

       “聪明人”和“笨人”的差别在方法,艺术家和技术家之间的差别在“悟”。“悟道思贤”想别人的长处,也要用自己的长处。

       书法笔墨。要静雅,气势要动而鲜明。线条连易,断难,可从诗中去悟。

       今日在陕西历博转了一圈,里面的东西感人,汉魏人审美浑朴,做的东西,更接近原始自然,味道好,形象特征强,移之于书,够大气的。

   ---《题隶书后》  

       风格不是做出来的,他是个性的流露,爱好的结晶,爱好使人们选择性的学习,同道多交流,万不可近新繁殖。
人生重理想,书画、文艺重境界。

       作书,不论、隶、篆、楷、行草,都要留活笔,不可率意乱写。心静而笔飞动,可至神完气足。

       做一个合格的书家,要有科学家的头脑,哲学家的思维,生意人的手法,大官的气度。

       碑志大多具雄强之美,王右军的行书,雄强比流美多,得碑意进入王右军学堂就容易。《兰亭》为唐人所临写,尚不免有唐人的习气,直接学《兰亭》无法学好盖不知直源,其因就在这里。

       学书,只有多学多练,写起来心中有东西,才不勉强。学得少,只能写一家,不叫“传统”写得象,也只是一件仿品“假古尸”有何用。

       学书,起初就像给古书家当替身演员,越像越好,待到自己演技成熟,又有章法的领导能力后,就可当导师出所了。

       书家写招牌自古有之,原来写得最多的是唐驼,但人们并不认为他是书法家,现在有些人天天给高楼大厦贴“牛皮癣”,给柱子打绑腿,实在可怜,还认为自己名气大,真“大才小用”,当写字美工啦!

 ---《论写牌匾》

      要创新,首要深研古人的技法,章法,结构,找到共性,凭空而想,只能生出怪胎来。写草书的,要看篆隶书,下笔才能淳古,明人行草好,楷书也好,这就是中国的传统。

       我们这一代人,要把古人传统写活,不能造假古董。抓住一本《兰亭》不放,就认为自己的是书法,是传统。研究书法,更要研究理论,找到古人的方法,才有创新的钥匙。

       “有人问是不是理事的字就好于会员的字……”

       理事是这种文艺团体职务的称渭,不是划分水平高低的杠杆,他是中国书法家协会的理事(工作人员),而不是中国书法家的理事(领军人物)。

      学当代名家之书,当探其源,然后下笔。

       前人碑拓,真迹难见,只有借当代每一家,每一派所的研究型专业书家之法,探学其古今书家之合处(共性)学业可进,万不可死学王右军,而不知有白蕉、谢无量,还自以为“取法乎上”呢。

       学书画有别,学画以师自然,师造化为主,画谱是“流”而不是“源”,书法则不同,天上没有,地下不藏,我们只有去承接学习先民们,所留下的那份带有中国特色的文字传统,融入自己的个性,才能生新风格。

       吾爱颜平原“三稿”,其中笔墨有和《平复帖》相能处,古拙雄绝,含全文之意,以其书章草可得其气,化章草而活,顾盼多姿,寓朴拙于点画之外,意境自可平和高古。

       当代学二王有者,其实不出,“米、董”左右,其学董最盛,不知董书之淡然“禅味”乃天资所来,非学历所致也,当代展厅,淡墨柔翰,风行一时。八届国展最多,如此办展,不知导问什么。

       明朝黄道周,独开大道,上学钟索,沈曾职说他“笔精致政尔参钟索”是中肯的。

       能把粗旷,方朴的北碑,用帖的笔法写了流美的行书,这个赵子谦,本事还是挺大,有人说他不如“邓””包“写的有“金石味”骂他,北碑之罪人,如用辨正法看,这就是他赵家之风,干吗!写碑的都要一样子,太不明主了。

 ---《和同道谈海派》

       有人临碑帖,拿来就写(不采道)对笔法、结构、章法一点不知,心中底没底,故在其作中反映不出古人那种豪迈的自信。

       熟中反生,必须要勤奋,有目的地加东西进去,自然不会俗化,“活而生吗!”

       写大字要高瞻远瞩、凌空取势,用笔灵活,不可用死力,方见大气,奇古。

 ---《忆观山东大字》

      用笔,笔头要松致而苍雄,毛涩而清润,万不可以脏为拙,为厚,境界上不去,当今许多书家不悟此道。京华王镛是这方面的研究高手。

       写字时要以心仪,用树枝在沙地上画字的感觉,这样字中,中侧锋交融,天机凸现,那里用得着听那么多乱弹琴,用笔转换,和手协调作战,方笔翻折出圆通之致,圆毛使转生奇掘之姿,此为我书时所悟也。

  ---《和书友谈中锋》 

       作书要心致专一,不要老怕笔中无墨了,熟时,凭手感就知道何进该快慢,何时该提按,挤墨,王锋草书一写几十字,到最后,提笔绞锋,用挤墨(自然调锋,聚笔把墨挤出来)写出如蚕吐丝的飞白,现代,林散之,沈鹏,将此法玩得淋淳尽致,挥洒自如。

       不懂用水法的书法家,谈不上对笔墨有研究。

       在没有成书家之前,好人是好人,写字是写字,不要用好人+写字=书法家这样的公式来解读,人品即书品。

---《谈人品与书品》 

       书法要大气,有趣味,但不可玩花样,作怪。要有真气在。写时要投入情感。

       写投稿参展书法,最好先看书,调整一下心绪,然后,练习甚至胡写一会儿,觉得心畅手敏时再正式创作,乃佳。

       章法要和而不同

       书法之进要勤动眼(读书)勤动脑(分析思考)勤动腿(游名山大川,拜师访友)少动笔,我认为书法不是练字练出来的。

       对有相当技法的学书者来说,练心比练手更重要。

       黄山谷云“书法要拙多于巧……”然当代之书,不究书史之病,视赵董书病为金丹,专务侧媚,少篆隶笔意,缺浑成深致。

       学唐人书,得法而布局均匀,难入晋人之室,艺术在于对比布白,邓石如,有所悟,明人小楷不知此理,少朴和奇趣,献之《十三行》书生龙活虎,真天才书也。

       今天在上海观看国宝展,古人字势雄强,笔法精到自然,提按顿挫,锋芒,松致清润,可见其当时用笔之类型(硬毫)今人之临古人,不思其工具,盲目用功,何日能醒。 

       学书关键要得用笔之意,楷、隶、篆、魏,以草等各种笔,只是起收在变中间没变 可能用笔千古不易,就是指的这种中间中锋行笔。 

       学习书画,关键要有好老师指点,少走弯路,首先这个老师造诣一定要高,人品高,修养好作品保高古,如当代启功、欧阳中石、沈鹏等。

       书画最后都讲格调,韵致,不是工夫越深就好,如天姿,悟性,字外功不好,每见刻板。 

       西安薛养贤书,得一散致,高古平和,大家哪知道他汉隶功夫深,小楷也写得有情趣。

       沈尹默讲执笔法那么多,一看他的字,就知道是乱弹琴,作书要心手相合,执笔要松、自然,用笔要狠,落笔要轻灵,不可让笔锋拖在纸上,大米“刷”字法可多玩味的。

       我们不要抢儿孙的饭碗,当代谁的字好坏,让后人定论吧?我们现在就只有象奶牛一样多吃草,多挤奶,想当书法官,和书法之水平不会成正比例的增长。

 ---《和西安青年书家谈书法》

       当下,书画界“浮气”太大,多赶时髦,求名利,鱼龙混杂,有的老同志退休才写几天字,非要批评青年人没传统,反说自己写了一辈子的字,那不懂传统,书法不是娱乐和带孙子有别。

  ---《在老年大学讲学》

       书法能卖钱,但卖钱的多少,却不是衡量艺术水平的杠杆。

       有的老人家说:“你一家还没写象,就开始写别的”我认为,没有必要这样写,再说从书法的角度看,写象了有何意义,我崇尚“操千曲而知音”。历史上那个大家是只学一家的。独特的书法需临历史上多家碑帖,找到书法的美学共性,特征,再融入时风,个性才能变创出自己的体来。

       传统如地壳,大家挖得浅,慢慢地都缺养料,如果狠一点,技术精密点,可能探出的东西是不一样的。
整齐化一是书法中最低级的审美表现形式,古人称为“状如算子”真正的优秀作品是对立统一的强细,点画空间,墨色,章法的对比,在变化中求融合,在融合中求奇,求自然。

       我主张开始学书,最好用“拿来主义”的办法,因为这些传统都是前人或前辈,以心血换来,不要有所怀凝,聪明的人是站在别人的劳动果实上前进的。 

       书家不是培养出来的,杨守敬说“天份第一,功夫次之”。

       对一理论要细心研究,大胆尝试,一定要理创结合,不能只顾做梯子,而忘了爬他楼梯。

       学书如盖房子,不能脱离实际操作,基础似材料,只要有一些材料到位,就可动工(创作了),然后在施工(创作)过程中缺什,进什么料(基础,传统),这样又省力(不白忙活)又省钱(花钱学些与创作无关,无用的东西)。

---《谈传统基础》

       人品学问在书法中很重要,如以书比,比启 功写得好的还是有的,而启老在于人书俱佳,能把自己的学问,人品、气质、在作品中展现得如此丰富,真醇,雅静,你不服不行。

  ---《谈启动书法》

       “兴来书石刀如笔,下笔却求笔似刀”,印款刻得好,也是一副书法佳作,以此可见一位刻印家的书法修养。所以自古以来,篆刻家多长于此。

       夜读吴俊卿对封泥的话语“方劲处而兼圆转”真妙语试金文一幅,较他日不同。

      传统是我们吃的奶,可以长身体,但不可作为假古董寄在身上,则失之于怪。

       学书不可太专一,要广博,才能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

       创作不是重复古人的技法,而是用古人的技法塑造个人的审美情趣。就石鲁而言,如按王右军的技法,他是要挨手板的,书法功力不深,线条不丰富,但凭借他绘画的大才子气和对中国美学的理解,你看他气掀墨海的行笔,受秦砖汉瓦所浸染的线条,点画,金石味极浓。那种诗人的真情,书家的狂教,使你看起来,也不自觉的狂放起来。杨雄的“书为心画”在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确实是一位大家。

  ---《和友人在拍卖会上观石鲁书法谈》

       作为一名书法家,首先要读懂规则,学会规则,然后才有能力和方法去超越规则,超越古人。

       大家需掌握规则,融合时风才能总结出自己的规则。

       传统是取之不尽的书家养料,他可以让书家迅速前进,只有研究传统和当代,自己的头脑才会清醒,目标才会明确。我们的临碑帖才不会的“白忙活”。

       社会需要,变革、竞争,才会朝气蓬勃发展,书法家首先要对本时代有认真的思考和研究,才能以“笔墨当随时代”的旋律奏响当代,文艺复兴的乐章。流行书风是时代的产物,我们应积极去研究,发展她,而不是抵制,“丑书”不是“流行书风”“流行书风”并不是“丑书”,她是我们时代书家的心血结晶,应是不朽的。

       吾书时最喜儿时读鲁迅《故乡》中“深蓝的天园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月光曲》中的那位育姑娘恬静的面庞,我常梦此境,故书风犹喜,平静,淡远。

       今日优闲吃乐盘踞大地,然中华体书法之室“碑林”就几间房子,收藏国宝,灯光太旧,有碍观赏。全国“名家艺术馆”笋立超生,如死尸之坟,除争名争地,有何用乎。书教校众,为何不把碑林作为教学基地,请看书坛,虎头山王,近亲繁殖,上曰:“人品即书品”都是讲给孩童听的。

       在创作上应有排他性,在赏评上应有容纳量,这样自己才进步的快。

       一个只抄过几天王右军的兰亭序的人来谈要“继承传统”和一个以“口书”“脚书”耍杂技的人来“发扬传统”是多么可怕。

 ---(看某场笔会所感)

       近日吾书多取法杨凝式《悲花帖》,爱其闲逸散朗,自然天成,境界颇高,其章法,字距错落有致,行距较他书清阔,为后世所宗,董其昌,八大山人,似从此所出。

      书法首重笔法,后以气韵为胜,笔法为实,气韵为虚,得实处易,得虚处难,在一悟字。

       书法创作的提高,当然需要不断的和古人打交道一临古帖创作,取得第一手真 ,这只是一个方面,同是还需要多学古人和当代人的优秀作品。一件作品,首先要学他人的长处,眼光很重要,必须有辨别好坏的能力,知道他们的优势。但有些优点,我们不是拿来就可以用,须加以选择,“煮熟”,这样吃了才能消化,成为我们自己的肉,吃羊肉长羊肉是没有意义的。

       临碑帖不要是把书中的文字抄一遍就可以了。这样的临,毫无意义。必须找到里面,单字,群字,章法,结构的规律,单化训练一根线条和单字结体变化能有多少可能,,每种变化所发生的章法又如何?探索用笔、用墨的方法,参照当代在这一方面有建树的专家的研究创造成果,悉心摹仿,把他人的优点,变为我的长处,自可成矣。
在观看别人的作品,首先要看到别人的长处,要带研究的态度去看,不能自满,只知自己优点,不看别人优点,这样是不会进步的。

       华山三友的作者都是全国颇具影响的实力派书家。吴振锋,帝高亮,史星文三位先生近几年多次全国获奖,入选已为书坛明星。这次展出的作品有对经典的取法和领悟,也有对现代形式意味的实验的探索,是一次格调很高的展览。

 ---《电话答外地书家询问三友书展》

       薛养贤书法很感人,优闲自然,章法象四川人摆门龙阵的样子,有技法,智谋在里面,点画,结构象峨眉山,神龙架,含有郁郁葱葱的山林气,能得此景,着实不易,这要靠天份领悟、勤奋,养贤先生的字,就象他的人,很静雅,然而他的悠闲的背后,其痛快的一面非常人能及,早年他,大学毕业后,又进修于中美,北大,对中国传统文化、书法技法,美学的修炼,并亲得大师指授。这不是那些提两个苹果、香蕉去拜访名人,合影一张照片,可以得到的,我认为,书法必须“口传心授”才能得要领得法,没有受大家指授的人,一般不会有多大的成就。

 ---《和书家吴川淮谈薛养贤》

徐海是当代很有才华的书家,大家一定要关注他的动向,收集他还没来得及挂牌出售的想法和弄法。

---《和书友谈徐海》

       魏杰在吃透秦砖汉瓦之后,又受秦汉古印封泥滋养,广集博采,古玺印的形式和古字得古印之变通的秘诀,能有今天如此风采实属不易,刻印,不光要有巧拙生风的印刀。还要有“口纳万印”胃口,但具此消化系统的人就不多了,中国印坛有魏杰、万幸。

---《和甘肃印友谈魏杰》

       毛国典是这几年入国展的高手,和笔者交往多年,他勤奋善悟。我认为他还是走传统一类的人,书即皆佳,为我刻的“林俊印”。自然清新,似信手拈来,好像不食人间烟火,然在静雅中又透了纯朴古秀,故传汉印之味。他的印都是左手刻的,用刀如笔,耐人寻味,其书画和印相通,传统功力颇深,那个以《礼器碑》筑基参简书的《毛国典体》这两年着实让他火了一把。”

 ---《和书友谈毛国典》

       何应辉,王镛,孙其峰,王学仲以书笔作画,以画笔作书,浑然化机,乃一代大家。

       张树明为蜀中名家,五届国展就得奖了他的作品,大气沉着,放得开,收得拢,而开合间的苍朴圆润之处,为整幅作品添了一份别人朝思暮想而难得到的清雅,此等佳作,必得悟性好的人用之,方为妙笔。

 ---《为大不生点评全国名家》

      苏东坡论诗提到“简古”“淡泊”等,长安养贤先生笔上参禅,悟得此境。

       我临帖常采用绘画,写生第一感觉摹写法,找大感觉,求特征,就象谈恋爱一样,最 最 初的感觉是最新鲜的,最新鲜的,临帖追求写生的效果不致成书匠。

       我没想法从不愿意动笔。

      米元章沉着痛快,我们主要要去感觉那种用笔的变化情感和节奏。

      白云腾的草书境界很高,墨色很清,章法处理平和自然,虚实关系也很好,如果能从林散之,卫俊秀两大家杀出一条血路,他的草书是有研究价值的,是书家之书,而不是官员之书。

       明清之际,只有王铎才能和董香光抗衡。

       董其昌笔参禅意,得一秀色。

       郑墨泉接洽是个悟性很好的青年书家,深研究秦砖汉瓦,隶书,晋宋法帖,多有心得,近年似从东坡得消息,参之已意。吾观其大作,篆书质朴生动,行草秀逸多姿,与流行的行草“米流”拉开了距离,其印得汉印“三味”封玺之古,始从清之“变”中 见墨泉印风。

      沈尹默一辈子,处处讲中锋,五指执笔法,假学二王,但什么也没学上,单字孤苦无神,全篇没节奏,没变化,写入书史,难以服人。

       我不喜欢启功的字,因他主要是以才学形成自己的体势,点画技术性不够高,防伪功能欠锤练,但作品中所透露的书卷中气,高古,简静一段造假者学不来。

       今天翻《兰亭作品集》见王永坡作品,行草书条幅,取法晋宋之间,用笔极为精到,线条质感很好,中侧锋的运用,构成了极深的表现力,力度感额强,圆润而清雅的多维空间关系好,是难得的代表作,尤显清逸,高古,恬静,墨色丰富,为当代青年书家才俊之作。

      弘一的字,远远看去几乎不知有字,乃得空灵之妙。于右任的字艺术性高雄浑博大,稳中生奇,奇中见稳,不易找到规律,难学。笔中锋始圆,笔圆则气厚矣,蜀中刘新德对此颇有感悟,见其作空灵的自然,不轻佻,古意盎然,为学谢天量之高手。

       青年书家吴川淮,文书并茂,其行草取法二王,米芾得杨少师意最多,圆通而遒劲深厚的线条加上他对章法的独特感悟,空间感处理颇具画意,及浓浓干枯的墨色构成,使其整幅作品达到了一种有传统,抒情,不拘成法的高逸境界。

       做人要老实、谦虚,但搞书法要“调皮”点儿,“游于艺嘛”。

                                                                                                    ---《谈做人》

       王右军的《兰亭》出于性情,笔法丰富,文采也美,章法自然。修养高,才能写出。

       高二适的字,格调高,气息流畅,林散之的字象草绳,吹得太高,但他对墨法有研究,源于黄宾虹,无黄字的古质。

       沈鹏 题展标,题书名很有特色,大小穿插,隶意,公羊砖文笔意,游荡其中,很别致,章法疏密变化大,诗意浓,有书卷气。

       卫俊秀,小字好,条幅都一个样子,吾不喜,他的小字自然,线条伸得开,有风骨,像他的人,下笔入得深沉着,出于傅山。

       吴振锋先生是当代著名青年书法家,理论家,学养深、著述丰。隶书早年师汉隶,又问道于书家张海、周俊杰,得《张迁》笔势最多,近年参之简意,箫散古淡,为世人所推崇,偶作章草着力于《章草草决歌》 加之隶书功力深,不为世俗学王瑷仲草之浸染。其下笔自然,简远,妙在笔画这外。

       王冰是解放军政治学院的教官,人品好,没说的,章草是他手中的“38军”。早年师,急就章出师颂为多,近年参之残简、晋牍,作品朴拙,厚重,格调高雅,小字行草出入二王,月仪帖,即使斗方,手札,也具大家风范,书卷气极浓。可以想见,他在临传统,做学问是下过大功夫的。

       陆维钊、欧阳中石、陈振濂,他们不是纯书法家是大学问家,他们是对当代书法科学建设,书法构建与书结意识形戊有重大贡献的大家。

       刘文西是懂中国书法笔墨语言的,其人物画,造型准确,笔墨丰富,生活气息浓。和徐悲鸿以素描轮廓,明暗,擦染手法的中、西夹生饭表现手法有别。

 ---《和西美画家谈刘文西》


       石开先生是继齐白石之后,客居京华的大篆刻家,篆书结体奇特高古,线条挺劲遒丽,化之于石,渐成奇丽的石家印风,书作近几年,大都以古墨研而书,苍润清和,为世人所重。

       近日,我犹喜谢无量之书,他走的碑帖结合的路子,字写得“朴”虚和,有和右任公接近的地方,没有沈写二王的华丽,温蕴,当代许多人学谢不知此道。其结体奇崛,平和,是典型的文字,雅态可鞠,人称“孩儿体”。

       赵冷月,作品超凡脱俗,晚年变法,颇具创造力,参之魏法,一破往日的格局,在技法与审美意坑上有新的突破,我们应当学习。

       董其昌,对水法颇有研究,八大以学其超凡脱俗,参章草空灵,成一代大家。

      八大的用笔浑成,源于古篆,用墨滋润,源于董,能在淡墨中显精神,让人百看不厌。构图颇有意思,其灵气一般人不可此。

       徐悲鸿的书法不在画之下,他画的马,一辈都在以浓淡的笔墨去配合西洋的素描,而少中国画独有的意境,算不上是国画。

       吴昌硕用他自己的笔法写石鼓文,右肩耸,形成一种特有的风貌,但他的画不如齐白石有生活气息。 

---《和友人谈吴齐》   

       当一个人写字,人人都能看懂,作美术字时,那他的艺术体就是癌症晚期了。

       江锦世是范曾大师的高足,专业是中国画,以隶参加过“八届国展”,这个山东人写汉碑很儒雅,和他的人一样,此幅中堂,取法《石门颂》又有《曹全碑》意趣风致。结字平和高古,线条绵厚,和一般人楷书加上尾巴有别,结人呈现出一种高人雅致的诗书情怀。

      崔学路先生,德艺双馨,吾曾问道于他,这三幅作品是先生教我写大字的手稿,体势出自《贤良方残石》先生软硬皆善,学尚汉碑用功多年,得汉隶三味。此三大斗字,用笔生猛,参之米芾的刷笔,和金农的简味,飞动录朴,气势夺人,继有章草之空灵,又有汉魏之浑动,破体翻墨,生动盎然,雄奇清丽,实为难得。

 《在西安科技大学讲学,谈中锋用笔》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中国国际书画网 违者必究

分享到: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林俊书法龙门阵》书法总论

推荐资讯
【名家】卢德龙国画作品欣赏
【名家】卢德龙国画作品欣
张大千“巨然晴峰图”拍出1亿350万 6年上涨超40%
张大千“巨然晴峰图”拍出
【名家】赵锦龙国画作品欣赏
【名家】赵锦龙国画作品欣
【名家】杨书华国画作品欣赏
【名家】杨书华国画作品欣
【名家】李江国画作品欣赏
【名家】李江国画作品欣赏
【名家】张国祥国画欣赏
【名家】张国祥国画欣赏
【名家】李可染孙女俞雨华国画欣赏
【名家】李可染孙女俞雨华
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届主席、副主席、理事名单
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届主席
栏目更新
热帖
联系我们
   Q Q:314626509
   QQ群:10818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