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中国国际书画网首页
 首  页  视频演播 中国国际书画网新闻中心 艺术新闻  收藏拍卖  书画动态 中国国际书画网资源中心 名家展馆  机构团体 书籍出版 学术论文 中国国际书画网交易中心 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书画网社区平台 博客空间
 艺术商城  书画展馆 评论前沿  展览赛事  精品赏析 理论史料  报刊杂志 书家名录 画廊专题 供求信息 永和论坛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画资讯 > 书画动态

【重磅】都是名利惹的祸!—傅德锋直击中书协换届诸事

时间:2015-12-11 02:39:14  来源:中国国际书画网  作者:傅德锋   
分享到:

文/傅德锋

         最近中国书协换届,在许多人的焦急期待之中,终于落下了帷幕。水落石出的结果,不过是一场没有悬念的“选举”!盖因今日官方公布之选举结果和之前网络疯传的主席团名单十分吻合,毫无二致!诸位看官如问:原因何在?我只能回答:你懂的……

         主席团名单一出,有人奔走相告,弹冠相庆;有人冷嘲热讽,不以为然;有人自我调侃,付之一笑;有人……

         一句话,都体现出人们对本次换届的不同态度。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也无需大惊小怪。

         最近,我闲来无事,只顾和朋友们饮酒品茶,说些无关紧要的话题。突然有许多人打电话问我,说最近微信朋友圈署名“黑子”的几篇批评“著名书法家”曾翔先生的文章是不是你写的?甚至有人说,看这个文章风格,就是你傅德锋写的。

         艾玛,我承认,我是写了为数不少的书评文章,曾经猛烈抨击当下书坛的诸多不良现象。但尽管文章一篇一篇在全国性的主流平面媒体发表了,但书坛依然我行我素,并没有因为我说了什么,就有丝毫的改变。并且不只是我,曾有很多如我一般“爱管闲事”的书坛热心人都写了很多批评文章,书坛依然是我行我素,依然故我。且“你方唱罢我登场”,煞是热闹!

         所以,我都时常在思考一个问题,我们禅精竭虑,挖空心思地写这些讨人嫌的“劳什子”批评文章到底有什么意义?”!但,尽管如此,出于一种职业道德和所谓的时代担当和历史使命感,为了中国书法这个神圣而优秀的传统民族艺术不受伤害,继续发扬光大,还是不愿放弃心中所想。于是,不管他有无改变,路见不平,咱还是要忍不住说上几句。

         尤其是,前天晚上,有全国各地的书友,好像都是中国书协会员,有的还是各省的书协主席副主席,甚至还有中书协的副主席、理事、委员不断给我打电话,说书协换届了,苏士澍先生当选了,很多名不见经传的人士出任书协理事了,曾翔先生以及他的一些追随者退会了,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说实话,我一介草民,一介书生,即便有什么看法,也只能是个看法而已,又起不了什么作用,说了何益之有?!人家说,你能写出那么尖锐的批评(曾翔先生的)文章,我们看了十分受用和解气,进一步说说又有何妨?我说,批评曾大师的文章真不是我写的,“黑子”乃高人,但另有其人,我还远没有黑子这般意气风发,勇气十足。因为,曾翔先生现在已经是我的朋友,我不能对朋友暗地里使飞刀!我写批评文章包括一切文章,都是用的真名,绝不弄个“马甲”,挑起了纷争,自个儿偷笑。

         记得前几年,沃兴华先生和胡抗美先生举办了一个联展,我看了沃先生展出的大字作品,感觉实在是浑身不舒服,所以写了一篇名曰《沃兴华先生,您到底要走向何方?》的批评文章发到网上,对沃兴华先生的一些我认为是“剑走偏锋,走火入魔”的探索提出了诚恳的批评,尽管点击率十分之高,也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与赞同,但同时也遭遇了“沃兴华粉丝”的围追堵截,恶毒攻击。甚至是我心目中曾经让我比较欣赏佩服的胡抗美先生也一改之前对我友好的态度,体现出一种莫名其妙的冷漠。可以理解,既然胡、沃联展,我今批沃,岂非影射胡也?!此是题外话,暂且按下不表。

         下面我还是出于不太情愿的意思,说说我对本次书协换届前后诸事的若干看法:

         一,苏士澍先生当选中国书协主席。我认为,只要中国书协还继续存在,那苏先生不当选,总会有人当选。如果大家认为苏先生当选不是我们所期望的结果,甚至愤愤不平,但别忘了,假如苏先生不当选,则非常有可能当选的人更会让大家大跌眼镜。毕竟苏士澍先生曾经在书法碑帖出版以及书法进课堂等等方面做了很多实际的工作,作为全国政协常委,对中国书法未来的关心与呼吁,苏先生是合格的。体现出了一个书法人对书法的基本态度,值得肯定。

         至于苏先生的书法水平,我想就不用我再啰嗦,可能更多的对苏先生当选主席的不满和质疑恰恰就是因为这个。我说句公道话,就书法水平而论,说张海主席不行,其实苏先生和他相比,到底还是差了一些。再说句“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话,其实,“主席的最好”,说白了就是一句无可奈何的调侃,嘿嘿一笑而过,莫要当真。江河日下,人心不古,一蟹不如一蟹,绝不是某一个人的错,需要大家共同反思。至于有人迎合似地写了很多力挺苏士澍先生书法水平的帖子,用心固然良苦,但冷暖自知,何必多言。

         二、副主席留四上十。上届的副主席幸运地留下四位,绝不仅仅是因为水平因素。有的差强人意,有的不过尔尔,有的也只是“曾经辉煌过”。上来的十位,也是鱼龙混杂,良莠不齐。浑水摸鱼者大有人在。但眼下讲求平衡、和谐,这样的结局,也还不错。总体上讲,本届书协副主席人选整体水平高于以往各届。应该算是一个换届的亮点了。感谢领导,到底还是给了大家一个能够说得过去的交代。

         三、沃兴华关于丑书之辩。沃先生如果一直保持沉默不搭理,反倒是高人。所谓“敌军阵上炮声隆,我自岿然不动。”此为大将风度,大家风范。人家弄个要“终结丑书”的帖子,再弄个“丑书十大家”的说法,您就沉不住气了。连连在报刊网络发帖发文,引经据典,据理力争。这本身就是个很愚蠢的做法,何苦呢?您这么一来,可不就等于是承认自己是他们批评的所谓“丑书家”了么?争辩什么,就是在乎什么,不容置喙,又何必多言。不过您糊得满脸墨汁,两手乌黑还吃苹果的创作巨幅大字的场面,虽然有点“触目惊心”,但的确不咋地,如此“卡哇伊”的镜头,还是私下里自恋一下,未尝不可。我们倒是更愿意看到您临习古人经典的视频,因为那功夫,端得厉害!

         四,曾翔等人退会。退会的前提是之前已经加入,而且加入得比较积极踊跃,甚至当年是那般的热血沸腾、争先恐后!加入若干年,尤其是像曾翔先生,经过这么多年的折腾,名也有了,利也有了,日子好过多了。所以“吼两声,叫几声”也就有了更多的叫好和附和者。试想换了别人,像曾大师如此这般,似饿狼扑食,如杀猪一般,早就被人家给“咔擦”了!所以说,曾大师还是沾了协会的光,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就像我,当年对在中国书协举办的全国展和中青展上连续入展特别是获奖的作者“顶礼膜拜”,绝不是一种无厘头的想法。如今,您熬了这么久,也下了不少额外地功夫,没想到居然理事的名单里也没有您的身影,遑论主席副主席?估计您也没想过主席的位子,至少现在时机尚不成熟。但副主席的位子您认为还是可以争取一下的。如今这般结局,情何以堪?连我都看不下去!退了也罢!清清静静做些读书写字的功夫,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但还是要给您说一声,张旭怀素估计也不是您那样叫地,顶多像古代战场上的武将或打擂时的武林高手,大喝一声,有阳刚之气,有豪迈之音,或者三五声,终不离高手气象。如此而已,绝不会有您这般使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我看您在边写边吼时,累得煞是厉害,气喘吁吁,却又何必!我倒是觉得,无论什么动作,叫声几何,分贝多高,都不是关键,最终还是要落实到纸上。建议您以后在工作室,茶余酒后,带着兄弟门徒,悄悄玩玩,不犯法,不扰民,都是好事,就没有必要拿出来放到网上故意讨人嫌了。至于其他的退会者,不过是受了曾大师的影响附和而已,影响所限,就不多言了。呵呵!您若认为我说的不对,试想,这次如果副主席名单里有您老人家,您还会退出么?!

         五、刘正成点赞曾翔退会。这个本不算一条,但鉴于刘正成先生曾经甚至直到现在都是中国书坛的风云人物,为自己的学生在这个节骨眼上忽然退会而欢呼鼓舞,就有点儿说说的必要了。以刘公之学问和声望,既然已经退出这个您认为早已不堪的“烂摊子”,您又何必经常拿他说事?!您一会儿报刊,一会儿网上,对书协说三道四,只能说明您太在乎书协这个名位,只不过现在已经时过境迁,今非昔比。要不然,您又何必在自己的简历上继续写上“曾经担任中国书协副秘书长、《中国书法》杂志社社长兼主编”之类的头衔?以您的功夫和声望,只需写上“刘正成”三字即可,然后弄个电话号码,万事大吉。谁要不知道您是干什么的,不能怪您没介绍清楚,只能怪他对几十年以来的的中国书坛孤陋寡闻,甚至一无所知。至于您为曾翔退会呼之鼓之,心情可以理解,但格局已经降低。我说多了,又怕来一拨人对我前围后堵,百般辱骂。不说也罢,就此打住。

         六、理事会新面孔。本届中书协理事会,冷不丁儿出来很多名不见经传的新面孔,倒是一大景观。也许是“高手都在民间”,人家这次是力荐新人,推陈出新也指不定呢。其实,理不理事的有多大意义?如今这劳什子也值不了几个钱。选上的,我们祝贺!权当是个喜事,没必要拿这个说三道四。选不上的也不要气馁,你手上的活计儿要是厉害,还怕没人“理”您的“事”么?!

         结论。书坛还是那个书坛,协会还是那个协会。一切的一切,说白了,都是名利惹的祸。什么主席副主席、理事委员之类,除了现实名利,与艺术本体有多大关系?!如果中国文联硬性规定,主席团成员一律不得卖字,只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广大会员做好各项工作,凡违反者,严惩不贷,大家监督,举报有奖。试问各位主席副主席先生:您还会去争先恐后折腾这劳什子么?!

         但,话又说回来,太阳还要升起,生活还将继续。书法还得继续搞下去。协会既然没有取消,只是“去官化”,彼“官”去了,此“官”又来。舞台没变,演员换了。今后的戏怎么演,很大程度上要看导演(主席)的了。至于您们增大了入会的难度,把两次入展变为三次,把三千字论文提高到五千,我认为纯属扯淡!导向既已有问题,次数越多,字数越多,则离我们的目标也就越远。因为,艺术绝不是靠量化来加以衡量的。就像如今的主席副主席们,您们平尺再怎么值多少钱,您们写得再怎么多,也不过是“远上寒山”、“故人西辞”之类,人一个还不怎么确定真伪的王羲之《大报帖》和苏东坡《仲甫帖》就会把哥们儿弄个地覆天翻,灰头土脸!

         试问那“二王”和苏黄米蔡,我们到底能回得去么?!哈哈!

2015年12月11日星期五醉墨先生傅德锋于大漠西域,酒后乱言。

傅德锋近照

分享到:

上一篇:上海自贸区三大举措构建艺术品全产业链 下一篇:刘榕建:怀念恩师丁文波先生

推荐资讯
【名家】卢德龙国画作品欣赏
【名家】卢德龙国画作品欣
张大千“巨然晴峰图”拍出1亿350万 6年上涨超40%
张大千“巨然晴峰图”拍出
【名家】赵锦龙国画作品欣赏
【名家】赵锦龙国画作品欣
【名家】杨书华国画作品欣赏
【名家】杨书华国画作品欣
【名家】李江国画作品欣赏
【名家】李江国画作品欣赏
【名家】张国祥国画欣赏
【名家】张国祥国画欣赏
【名家】李可染孙女俞雨华国画欣赏
【名家】李可染孙女俞雨华
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届主席、副主席、理事名单
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七届主席
栏目更新
热帖
联系我们
   Q Q:314626509
   QQ群:10818919